5月初,清洁工正在打捞湖中的水葫芦。本报记者 张勇摄/光亮图片

  5月初,被废物掩盖的中河入湖口。本报记者 张勇摄/光亮图片

  7月19日,湖边沉积水沟废物遍地。本报记者 张勇摄/光亮图片

  入湖口河面上漂浮着厚厚的一层糊状废物和蓝藻,好像掩盖着一块灰黑色的地毯,将河道盖得结结实实,看不到一丁点儿水面,只要距入湖口水闸50多米的河面才露出了浑浊的河水。漂满废物的河水穿过环湖公路下面的桥洞,与杞麓湖湖水集合,河面上空弥漫着一股臭味。这是本年5月初记者在云南省玉溪市通海县杞麓湖万家大沟河入湖口看到的情形。万家大沟河从一公里之外的通海县城延伸而来。在入湖口左边岸上,立着一块河长公示牌,上面具体写着办理万家大沟河的责任人及其责任。

  在万家大沟河入湖口邻近河堤右侧,是一排约百米长的截污沉积水沟,水沟内的铁栅栏拦住了体积较大的废物,但流出的河水仍浑浊不胜,可见水沟旁无人整理到处堆积的废物。入湖口旁有一个排灌站,河堤外的排管邻近堆满废物,从排管口流入河道的是浑浊的污水。入湖口邻近还有一个露天简易厕所,粪池紧挨入湖口,臭气袭人。在截污沉积水沟右侧,则是上千亩宽广平整的农田,种满了绿莹莹的蔬菜。

  杞麓湖是云南九大高原湖泊之一,归于珠江流域西江水系,湖泊面积37.26平方公里,蓄水量1.5126亿立方米。1991年杞麓湖TN目标呈现超支并连续至今,特别是2008年起呈现5年连旱,水位急剧下降,湖泊内源污染严峻,挺水植物疯长,天然湖岸线消失,湖滨带功用弱化,入湖污染源品种多,污染负荷量大,“两污”的处理才能缺少,缺少清洁水源弥补,水质逐步恶化为劣Ⅴ类。

  在数百米之外的重要入湖河流中河,记者又看到类似的场景。入湖口河面状况一如万家大沟。黑稠的河水挤过两道拦废物的钢筋铁栅栏来到入湖口,在入湖口和环湖公路桥洞下面是一簇簇水葫芦,在桥洞另一侧的杞麓湖湖边,水葫芦成片疯长。在中河入湖口旁,也立着一块中河河长公示牌。在河道铁栅栏上方的水泥横柱上写着标语“中河河道生态管理项目”,好像与黑稠的河面构成激烈反差。

  入湖河道污染触目惊心的一起,湖面上的污染管理也如火如荼。通海有关部门正在湖面上施行水上植物残体打捞项目,几台机械正在湖面上打捞水葫芦,在湖岸上堆积着打捞起来的水葫芦,已堆成四五米高的绿色小山包。在南岸环湖公路以内,现已建造了一部分湿地,但这些湿地并没有与入湖河流连为一体,对河水净化几乎没有作用。

  7月19日,记者再次看望杞麓湖,只见南岸湖边依然堆积着打捞起来的水葫芦,仅仅由绿色山包变成了黑色山包,在酷日下宣布一股怪味。在中河和万家大沟的入湖口,河面上现已没有漂浮的废物和水葫芦,仅仅河水依然浑浊;万家大沟旁水沟边依然废物遍地。

  “这条河现已脏了10多年了!这段时刻咱们每天都在打捞废物,河里就没有废物了,但下大雨废物多就捞不完。”南岸万家村60岁的清洁工牛绍芳对记者说。他已在万家大沟打捞废物4年。

  据通海县河长制办公室常务副主任王兆春介绍,上一年以来,通海县执行河段长责任制作用显着,许多曩昔难处理的问题得到处理;14条首要入湖河道管理已有3条出场施工;截污治污工程正在施行第二期工程;农业高效节水灌溉1.1万亩正在建造;日处理1200吨的抛弃菜叶处置及资源化使用项目投产运转,削减施用化肥500吨;第二污水处理厂及配套管网工程将于12月前项目竣工并试运转;总面积38.81平方公里杞麓湖国家湿地公园也正在建造之中;本年6月端午节期间全县又在杞麓湖流域展开了大规模的“洁白举动”和“清河举动”。这些方法初见成效。据玉溪市河长制水质预警通报,本年1月至5月杞麓湖水质归纳点评Ⅴ类,水质状况中度污染,水体养分状况为中度富养分。与上年同期相比,水质归纳指数下降11.5%,水质有所好转。

  但是玉溪市河长制水质预警通报也标明,杞麓湖入湖河流的污染程度依然非常严峻,本年1月至5月杞麓湖流域首要入湖河流红旗河、中河、万家大沟、大新河、者湾河、白鱼沟、窑河的水质归纳点评劣Ⅴ类,水质状况重度污染。这几条河均有河长。

  杞麓湖首要入湖河流的水质预警通报问题与记者现场所见污染状况彻底符合,Ⅴ类水的杞麓湖被劣Ⅴ类的河道污水所围住,并且杞麓湖入湖河道还存在边管理边污染、部分排污设备形同虚设的现象。为什么会呈现这种现象?

  “现在管理河道是治标不治本,城里的污水、农田里的污水都流到河里来,应该在河道上游建污水处理设备,不让污水流下来。”牛绍芳对入湖河流污染有自己的观点。

  “入湖河流河道短、没有长流水;曩昔铁路地道建造影响了水源;环湖周边人口密布,日子污水和农业污水较多。”王兆春列举了一些客观原因。

  王兆春也坦率供认杞麓湖管理中存在的一些问题,例如现在县城只要一个污水处理厂,还不能彻底处理县城的日子污水;环湖截污第二期工程近几个月才开工,将来建成后只能处理南岸区域的农业面源污染;南岸有七八条河流由于进入河道的污水和废物太多,只能靠人工打捞废物,并在入湖口用钢筋铁闸阻断废物和部分污水,不让其流入杞麓湖,让河水回灌农田,但每年在旱季河水上涨时,都要开闸放河水进杞麓湖,对杞麓湖形成污染。这种不成功的管理方法现已施行了几十年。

  通海县河长制工作状况总结中也指出:“大部分河道均忽视了源头保洁,河道下流底子保洁到位,一到降雨天,上游很多的日子、出产废物往下流流动,导致整条河道废物漂浮、下流明澈的水面一下变得浑浊;仍有部分大众知道不到位,表现为河边两边乱堆乱放出产废物、河道内清洗蔬菜现象依然存在。”

  管理资金缺少也是一个重要原因。杞麓湖国家湿地公园由于项目方案出资大,到现在到位上级补助资金仅625万元,资金缺口大,严峻限制项目推动。

  “最底子的方法是调整乡村工业结构,削减农业污水和废物。”王兆春说。据了解,通海县维护与开展对立杰出,人均犁地仅0.68亩,农人对土地依靠程度高,而蔬菜栽培收益较高,通海是全省最大的蔬菜栽培县,全县蔬菜栽培21万亩,每年发生抛弃菜叶约38万吨,流域年施用化肥量在8.4万~11.2万吨,农业乡村面源污染占入湖污染总量的85%以上。

  一面是当地农人增收脱贫的蔬菜大工业,一面是亟待解救的母亲湖,通海公民好像面对两难挑选。但是,云南省正在尽力争当生态文明建造排头兵,包含杞麓湖在内的云南九大高原湖泊的维护管理成为重中之重。

  在杞麓湖南岸的一块巨石上,写着“杞麓湖国家湿地公园”的大字。但是要真实建成湿地公园,要让入湖河流的清清河水流入湖中,还杞麓湖娟秀美丽容颜,通海还需要更大的决计、更多的支撑与举动。(张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