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特约作者 盘和林

7月9日下午,华联控股二股东于平联合中小股东在深圳举行新闻发布会,提议免除董事长董炳根。于平以为董炳根作为现任董事,存在战略不清、办理不善和用人不当的问题,严峻阻止华联控股的开展,不足以担任公司董事长一职。

据于平介绍,他对公司的运营办理早就一切不满,但没有开展到直接敌对的层面。直到5月份在华联控股股东大会上,一位中小股东因质疑公司拿数亿现金购买理财产品的合理性,而与董事长发生争持。这让于平感觉董事长和董事会根本不尊重股东、对股东的定见置之不理,这才有了“逼宫”的想法。

这是一个典型的内部公司办理的问题。所谓内部公司办理指的是由股东、董事会、监事会和高档司理人员组成的必定的制衡联系,是用来束缚和办理运营者的行为的操控准则,用来处理股东、董事会、司理及监事会之间的权责利区分的准则组织问题。

笔者以为,于平仅占总股数的2%,免除董事长的期望并不是太大,但这种依据股权基础上的“逼宫”,关于完善上市公司办理机制具有非常活跃的含义,即中小股东对董事会及办理层的制衡含义值得等待与探究。

“署理权之争”,股东可对办理层束缚、惩戒

在内部公司办理上,首要存在的问题就是公司一切者和办理层之间存在的托付-署理问题了。因为股东一般比较涣散,难以直接参与公司的运营办理,所以经过推举董事会来进行公司开展战略的拟定,然后由董事会推举和录用司理人员担任战略方案的施行过程中的日常办理。可是股东及董事会成员是凭仗本钱一切权取得利益上的满足,而司理人员则是凭仗其人力本钱的运用来完成利益的满足,所以股东和办理层之间常常呈现利益切割的现象。

从托付-署理理论的剖析能够看出,要想在股东和办理层之间达到契约以及使司理们在实行契约时不危害股东的利益,就必须建立起有用的办理和操控机制,而这个机制就是董事会准则。董事会处于公司抉择计划和办理层的顶端,具有关于公司财物运营的操控抉择计划权,其人物应当是平衡股东和司理们之间利益联系的砝码。

但从于平的声明来看,明显,作为华联控股的二股东,于平并不以为以董炳根为董事长的董事会承当起了把股东利益作为首要考虑的职责。至少咱们能够看见的是,华联控股一季度完成经营收入4.54亿元,同比下降74.54%;净利1.05亿元,同比下降86.11%。而华联控股的股价最近一年也接连下滑,股东利益遭受丢失。

尽管华联控股办理层现已发布公告,针关于平所提出的三点问题逐个做出了解说,但这辩解式的回应明显不能让于平以及其他股东满足。现在,于平追求举行暂时股东大会来敞开“署理权之争”。依据《公司法》第104条的规则,当持有公司股份10%以上的股东恳求时,便应该举行暂时股东大会。

经过作为一种办理束缚机制的署理权之争,股东能够对未能完成股东方针的办理者加以惩戒,改进公司办理结构。

让股东意识到能够表达对公司办理的不满

现在,作为华联控股二股东的于平,持有约2314万股,占总股数的2%。据某位也期望举行暂时股东大会的股东泄漏,他们暗里计算大概有总股本的5%-6%,还有几个持有几百万股的股东呼应。实际上中小股东和公司办理层的积怨由来已久,而于平的建议会让更多的股东意识到自己也能够表达对公司办理的不满。

跟着事情的发酵,可能逐渐地还会有更多的股东呼应于平的建议,搜集到总股本10%的股东的赞同,然后举行暂时股东大会或许不是难事。可是能否“免除”董炳根董事长还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

依据华联控股《公司章程》第七十六条的规则,董事会和监事会成员的任免由股东大会以一般抉择经过,也就是说要由到会股东大会的股东(包含股东署理人)所持表决权的过半数经过。而董炳根自1997年开端就是公司董事会、办理团队的首要中心领导人之一,可谓资格深沉。于平想发动过半股权“免除”董炳根,不得不说,面对的应战不能说小。

但窃以为,中小股东要活跃使用手中的股权,聚合起来表达不满,然后制衡或改进董事会、办理层等上市公司办理机制,这是值得等待的。(作者系我国财务科学研究院使用经济学博士后)